栏目导航

集部

您当前的位置:申博注册 > 集部 >

《全唐诗》里溢出的茶喷香

发表时间: 2019-03-21
  

冬夜,我坐在炭火旁翻读唐诗,在一壶老茶的袅袅暖喷香里,我读出了唐代茶诗的深邃和僻静。
  茶诗就如一杯喷香茗,清喷香自唇边滚落,亲信熨帖,温软的茶水经五脏六腑,如同阅历千年时间,慢慢沉淀,茶喷香与诗韵在心里漫开。
  元稹写过一首咏茶的浮屠诗《一字至七字诗·茶》:“茶,香叶、嫩芽。慕诗客,爱僧家……”吃茶品茗时听明月,赏朝霞,可谓“睡起有茶饴有饭,行看流水坐看云”。
  卢仝的《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》一诗是古典茶诗的佳作。诗云:“一碗喉吻润,两碗破孤闷。三碗搜枯肠,惟有笔墨五千卷。四碗发清汗,生平不屈事,尽向毛孔散。五碗肌肤轻,六碗通神灵。七碗吃不得也。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”
  读此诗如吮喷香茶,步步深入,让人体察到喝茶者神清气爽、飘飘欲仙的滋味。诗人以浪漫主义手法为后人营造出品茶的高雅之境,并奥妙地讽刺帝王专横跋扈、随心所欲的封建权势,“皇帝须尝阳羡茶,百草不敢先开花”,这种英勇描写,在茶诗中可谓绝无仅有。卢仝也是以被人称为“茶痴”,赢得茶界“亚圣”之誉。
  诗仙李白豪放不羁,他有一首极出色的咏茶之作——《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》。墨客李白见禅师长饮“仙人掌茶”,年逾八十却“面若桃花”,鹤发童颜,不由自主对茶唱出了赞歌“茗生个中石,天泉流不歇。
  根柯洒芳津,采服润肌骨。”
  杜甫写有“夕照平台上,春风啜茗时”的诗句,在唐代咏茶诗中不掉踪为珠玑之句。春茶嫩绿清白,馥郁扑鼻,轻柔和畅,渗入心坎,鲜爽甘甜。倏忽间将春天轻拥入怀,装进心中,以为如啜甘露,如沐春风。
  唐代诗人中写茶诗最多的是白居易,他游庐山喷香炉峰,见此地“云水泉石,绝胜第一,爱不克不及舍”,于是盖了一座草堂。
  后来更在喷鼻炉峰的遗爱寺邻近开辟一圃茶园,在《喷香炉峰下新卜山居草堂初成偶题东壁》写道“长松树下小溪头,斑鹿胎巾白布裘;药圃茶园为产业,野鹿林鹤是交游。云生涧户衣裳润,岚隐山厨火竹幽;最爱一泉新引得,清冷愚昧绕阶流。”悠游山林之间,与野鹿林鹤为伴,品饮清冷山泉,真是人生至乐。
  白居易贬江州以来,官途坎坷,心灵困苦,力争精力解脱,并与和尚往来,所谓禅茶一味。在《咏意》里写道:“或吟诗一章,或吃茶喝茶一瓯;身心无一系,浩浩如虚舟。富贵亦有苦,苦在心危忧;贫贱亦有乐,乐在身自由。”
  吟诗品茶,与世无争,修炼出达不雅超脱、安分守己的境界。唐诗里的茶诗数不胜数,与茶暖心分不开。读着古韵的唐诗,跟随古诗人一路喝茶,你似乎阅历了唐朝的起升降落,感触感染到了唐代诗人忧国忧平易近的厚重情怀。最终,一杯茶就盛满了一个王朝,只在薄薄的纸上记下几页,轻得用手就拈得起来,就像蝴蝶飞进了历史的深处。
  此刻,茶香伴着茶诗的雅韵,我读出了历史的辉煌与痛苦悲伤。